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幸运官方网:海子散文

短篇散文

手机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www.iforus.com.cn 海子散文

更新時間:2019-11-23 00:16 手機版

海子散文

  少年時,海子是我很要好的玩伴。他小了我幾歲,是二表叔家的長子。

  海子眼睛特小,小得像脫過殼兒的蕎麥。平日里,他不笑還好,一旦笑了,皺襞起的那條縫兒,會瞇得死死的,跟沒長差不太多。

  二表叔有六個家口,六個家口里,有四口兒是健全人。另外兩口兒都是殘疾。母親說,二表嬸兒的耳聾眼瞎腿瘸是遺傳的?;蛐砟蓋酌凰蕩?,否則,二表嬸兒不會還有兩個又傻又聾的弟弟。也正緣由于這份身境,海子剛一讀完小學,就輟了學務起了農事。

  這段兒光景兒,我和海子一年有兩次見面的機會,一個是舊歷的八月,母親過生日的幾天,一個是過年。過年,待在一起的功夫兒就會稍長,約有半個來月。這會兒我眼里的海子,再也不是一臉憨笑,眼睛瞇縫得不睜不攏的海子了。他的臉上,早就一掃去當初的青澀,更難尋得見纖毫天真,黑黢黢的額際,凹陷著的,盡是放浪的皺紋。

  八七年的秋天,休婚假回到老家。在南山頂海子自家的花生地里,我倆貼心暖肺,聊了很多。海子在不遠處撅了幾把蒿草,拔了些花生,放在了蒿草上,點燃起來。我一邊剝著燒熟的花生,一邊看他樹皮般皸裂的雙手,那一刻,我如鯁在喉,添了許些酸楚。

  最后一次見海子,是過完年的初幾。

  今年的年景咋樣?我問他。

  還行,還行。他緩緩瞅向我,回話兒時,目光呆滯,很木訥。

  你坐。他似沒大聽清,好半天,半拉屁股才蹭到炕沿上。

  來,往前一點兒。他說,還行,還行。聲音諾諾的,壓得很低。

  我給他斟了杯茅臺,扔了盒兒中華,他愣愣地瞪著。然后說,咱種地的,受用這個,糟踐了!我瞥他一眼,他反倒死盯著我,眼里添了濕潤。

  做夢也想不到,與海子這次的把盞,會成為訣別。

  關于海子出事的噩耗,是哥與我說的。那年春節,我因生意上忙了些,沒能回老家。過了正月的十五,哥回到大慶,與我說,海子走了。

  ……

  那年入秋,海子跟同村的幾個人,給一家養殖公司上灘去扒蜆子。天見黑時,潮水開漲。海子一行人,隨即乘著載滿貨物的木船回返。但由于天黑風大,加之船長年輕沒經驗,致木船擱淺。

  這樣的情況,若是遇個成熟的船長,必會沉穩地靜候著,等潮水的位差高了,船自行漂浮起來,再繼續航行。結果這個沒頭腦的混蛋船長,惶恐中胡亂地加大油門兒一頓亂拱,造成船大角度傾斜,慌亂之際,人們紛紛跳海。在跳海的人中,有一個不會水的,海子一把架起他,拼著命游到了岸上,此時,天已大黑,四處沒一絲光亮。洶涌的海浪似一堵堵坍塌的高墻,一排排倒向岸邊,海子從波濤的號嘯中,隱約聽到了求救的呼喊。他沒容多想,再次縱身跳進了海里。

  誰又能想到,海子的這個縱身,會是生命的最后一躍。

  這次海事,有六人罹難,海子當數最冤的一個。本來他是該活下來的,然他卻偏偏面朝大海,卻又沒有春暖花開。

  我聽完這些,心里那個悲戚呀,那一夜,我真的醉了,是獨自一個人喝的。一夜,整整一夜。

  ……

  人過半生,我聽說的英烈足夠多,而這些英烈,沒有這個叫海子的。沒有。單單是沒有也罷,可誰又會曾想,海子死后,自己的遺體,會在那家公司的門口兒,露天暴曬了一個月久。

  差不多二十年過卻,又恰正日,又恰一個人獨酌。我念起海子,念起他局局促促的身影;念起他那瞬然里決絕的一跳,我的靈魂像被清水洗濯;我的血液,像被透析,被置換。我的面頰,涕淚涔潸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