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3d大湖字谜官方网站:榆錢飄香的季節散文

短篇散文

手机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www.iforus.com.cn 榆錢飄香的季節散文

更新時間:2019-11-22 23:47 手機版

榆錢飄香的季節散文

  幾陣暖暖的春風刮過之后,榆樹枝頭便有密密麻麻的榆錢骨朵冒了出來。剛冒出頭的榆錢骨朵呈現出一種醬紫色,隨著點點春雨的滋潤,醬紫色轉化成了暗紅色,隨之顏色又逐漸變得鮮活、明快起來。終于,在一個趁人們不注意的時刻,已經長大的骨朵裂開了嘴,唰地一下抖落出一樹濕漉漉、翠生生的綠。這綠漸漸萌發、膨大,蛺蝶般的榆錢便擠擠挨挨地站滿了樹冠,壓彎了枝條。

  這是一年之中榆樹最為風光的時刻。各種各樣的鳥兒歡快地跳躍于枝頭,盡情地享受著鮮嫩多汁的榆錢,不時地仰起圓滾滾的小腦袋鳴叫幾聲,似呼朋引伴,又似千恩萬謝;一些叫不出名的昆蟲也在枝椏間忙碌地飛著,那嗡嗡嚶嚶之聲,竟似一只規模宏大的音樂隊。期間,早有會爬樹的孩子猴兒一般地靈巧地攀緣于樹身之上,只需噌噌幾下便已竄于枝頭,端坐于樹杈之中了,兩手不停地捋著成串的榆錢往嘴里塞,任憑樹下的小伙伴們百般討好、乞求,就是不肯折幾枝榆錢扔下來。等他過夠了讒癮,才像突然想起樹下的伙伴們一樣,壞笑著折幾枝趕忙往下扔。樹下頓時接的接,搶的搶,你推我,我搡你,連滾帶爬地亂成一鍋粥。女孩們大多不會爬樹,但她們卻央求大人在一根長長的竹竿上綁上鐮刀,站于樹下,專揀榆錢多的樹枝往下削。大人們站在高高的凳子或梯子之上,一手抓著樹枝,一手慢條斯理里捋著成串的榆錢。不一會,身上挎的口袋或書包便鼓脹起來。此刻,他們像一位慈祥而又大度的富翁一樣,任憑孩子們糟蹋,也絕不去吆喝一聲……

  也就是三五天的光景,榆錢中間的種子鼓脹了起來。這時,往往有成群結隊的鳥兒云彩般地撲到樹冠上,你爭我搶地享受著大自然饋贈給它們的盛宴。起先,是身體較小、全身羽毛呈黃綠色的黃雀率先飛來,接著便是身形較大的各種虎皮鸚鵡一窩蜂似地趕了過來。

  清楚地記得在我上小學的時候,兩個哥哥用滾籠子給我逮鳥的情景。滾籠子是一種帶翻板的籠子,“滾”就是翻板,上面鎖著香氣撲鼻、黃雀、虎皮鸚鵡都難以抵御的粟子。粟子是各種鳥兒的最愛,其香味遠遠地超過了即將成熟的榆錢。不識機關的鳥兒們一見有美食等著自己,便爭先恐后地飛跳到翻板之上。殊料,還沒等它們吃到粟子,翻板已經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翻滾,將站于其上的鳥兒統統地扣到了籠子里。隨之,翻板又換了個方向,照樣有鳥兒往上落,翻板也就照扣不誤。不一會的工夫,籠子里便逮住了好幾只鳥兒。鳥兒有公有母,公的羽毛鮮艷,叫聲清脆婉轉,有的甚至會打嘟嘍,而母的卻羽毛灰暗,叫聲沙啞。選幾只漂亮的分裝于其它的籠子里,以小米、水來精心喂養,慢慢地鳥兒便失去了野性,一養便是一年。第二年,榆錢花開時,把已養熟的鳥兒放入滾籠子之中,再將籠子掛于高高的樹梢之上,用熟鳥的叫聲來引誘天空中飛行的鳥兒駐足,上當者就成了我的戰利品。

  榆錢年年開,鳥兒年年來。榆錢的香味和鳥兒的叫聲伴隨了我幾乎整個的童年、少年,也給我留下了無盡的歡樂與回味。

  孩子們將榆錢采回家后,忙碌的可就是大人們了。大人們將榆錢淘洗干凈,做成榆錢餅子或是攤成榆錢咸食。那滋味,足以讓孩子們高興上一春天。

  不到半個月的時間,榆錢成熟了。成熟了的榆錢失去了先前玉一樣的光澤,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兩邊薄、中間厚、顏色白的榆錢種子。此時,春風一吹,滿樹的榆錢嘩嘩啦啦地往下掉。不一會,地上便鋪上了一層厚厚的“錢”。

  望著自天空中飄落的粉白如雪、圓巧如錢的榆錢,大人們情不自禁地浮想聯翩起來?!壩芮?,余錢啊,老百姓的日子啥時才能有余錢啊?!被匙耪庵帚褲?,家鄉的父老鄉親們將飄落的榆錢種子收集起來,育成一畦畦桿紅葉綠的榆樹苗,遍植于院子內、崖頭旁。盡管榆樹好生蟲,且這種蟲子很臟人,但大人們仍樂此不疲。

  有這種想法的人不止是普通的老百姓,就連富可敵國的和珅也有這種想法。2004年春末,我到恭王府去旅游時,見碩大的一個福池周圍種植的都是高大的榆樹,正在我心生納悶時,一陣微風吹來,白白亮亮的榆錢自空中飄飄灑灑地落了下來。頓時,福池內的水面上便漂浮著一層白花花的榆錢。那榆錢,經陽光的照射和波光的反射,分外耀眼、好看。此時導游告訴我,和珅不僅想把地上的錢歸自己所有,就是天上的錢他也想要。榆錢落到福池里,稱為福財滿池。歷史很有意思,和珅被嘉慶皇帝搬倒后,他費盡心血搜羅來的金銀財寶又悉數歸了大清的國庫,自己倒落得個獄中自盡的下場......

  一年一度的陣陣春風中,榆錢如期成熟,老百姓的日子也日漸紅火、興騰。雖然每年的植樹節前后,人們仍在自己的院子里、屋臺子周圍種植上一些榆樹,但那滋養熱、帶給人希望于歡樂的榆錢卻似乎已經淡出了人們的視野。

  眼下,又是榆錢飄香的季節了。然而,盡管一樹一樹的榆錢開得圓潤如玉、燦爛似錦,一串串、一嘟嘟地呈現于人們的眼前,但樹下卻異常冷清。除了幾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在那里慢慢地采摘一點外,沒有一個孩子在樹下仰望,更沒有孩子爬到樹上去折榆錢了。倒是那些隨季節而來,又隨季節而去的鳥兒們仍然光顧于樹梢?;蛐碚馓焐系睦純湍芏嗌侔哺б幌掠蓯髏悄且狄鴨拍男奶?。

  捋一把榆錢放入嘴中慢慢咀嚼,汁水滿口,清香滿口。然而,不知為什么,我卻覺得嚼出的味道里,分明有一種思鄉的滋味彌漫于唇齒間、縈繞于腦海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