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幸福彩票官方网站:《造云的山》影評

影評

手机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www.iforus.com.cn 《造云的山》影評

更新時間:2019-11-21 20:04 手機版

《造云的山》影評

  《造云的山》影評(一):這么近 那么遠

  說說《造云的山》,網上可以找到的資料太少,自己寫點自己的感想吧。

  因為看的紀錄片不多,所以,不會對紀錄片抱著怎樣的先行想法,不會要求看故事的心態去看,或者,覺得要去看到什么。。。好像我看很多東西都是接受型,不管你給我什么,我只是去看,看了有自己的感受,而已。沒有什么預想,期望,框架,可見,在這方面,我也是被動型的。

  因為前面20分鐘沒有看到,所以,觀感有些殘缺,主要講一對父子倆,父親為了給兒子盡義務掙錢幫他娶媳婦,兒子自己不愿意讀書還浪費了2800元學費要跟父親去石棉礦山,環境非常惡劣,漫天灰塵,大的小的顆粒物快要擋住視線,不管工作的,還是住的繃子,還是吃的火食,都是很艱難的,手機也是破舊不堪的基本功能,一臺小電視只能收到中央臺,在自己基本生活安全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,大家還聚精會神的看什么衛星進入什么預定軌道,諷刺得很!

  但,這就是他們的樸素,他們的根本,他們的樂觀!

  王宏斌的媽媽是病了還是出什么事了,父子倆經常打電話回去問候,他們閑聊的比較多的就是媳婦,娶個媳婦要10萬,比十年前漲了十倍,也會單獨安排他倆訴說,父親對兒子的責任與簡單的希望,上一輩和這一輩的感情,父親說自己的父親,兒子對父親的感恩,關懷與責任,照顧……

  盡管這么艱難,但是一個西瓜,就能讓他們開心,他們會玩笑的打鬧,小王擺弄他的手機聽歌〈春天里〉,父親會和工友在手機的電子音樂中扭動身體,閑暇了,會去小酒館喝點小酒。。。。。。導演用非常溫和的態度在拍一部其實很悲慘的片子,他選的父子倆的角度其實也是非常樂觀心態非常好的人們。其實,不被生活改變,亦不放過絲毫享受生活的機會,也許這才是生活真正的模樣。

  但有時候不刻意煽情的東西 往往更打動人心。卑微如他們,樂觀如他們,卻生活在好像另一個星球上,離我們的生活是那么遠、那么遠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看完了,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只有深深的被他們感染,好像我們是病人,在等著他們救續撫慰,當我們在為工作瑣事煩惱,為買不到好看的衣服抱怨錢不夠用,為學習上不去怪老師家長壓力大,為公交來得慢來得擠咒罵,為家人一句話沒說好大動肝火的時候,我們是否知道,在不遠的甘肅敦煌,還有人生活在無從抱怨無暇顧及的安全線下……

  我不是拿這來為城市人療傷的,導演肯定也不是這樣想,這只會褻瀆這部紀錄片,只會褻瀆這些人們。導演只是呈現了他們,讓我們看到他們,讓我們思考、關注他們,讓社會知道,在工業化進程中犧牲的那些人們,他們同樣偉大,他們同樣活過,如你我一樣。

  《造云的山》影評(二):以人為主線反射生活

  不直陳問題,反倒由人及人之日常切入,仿佛成了紀錄片導演鐘愛的視角。上周看過的《狗日子》如此,《造云的山》亦是。

  片子的結構通過不時切入的“云山”向前鋪展,三個烏鴉的鏡頭把故事分成長度不等的單元。不時進入畫面的野草、山花、雨點、山泉、蚊蚋柔化了惡劣的工作環境,倒有些映襯出《造云的山》凸顯出的些許詩意。

  不過這一切,無法遮掩在這里工作的人們求生之艱辛。片子在遮天的昏暗、卡車的轟鳴和山體崩塌中開始,卷起的灰霾如果說是羅布泊升騰的天然云霧,倒也有幾分相似了。作業的工人包裹全身,只透出兩只眼睛,機器發出的巨大聲響成了全片的背景。王家老少父子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中日復一日地將木棉裝袋、摞堆、裝車,收入從一百多到五百不等。一天工作結束,兒子斌斌摘下眼罩,用滿沾灰塵的手揉搓已經紅腫刺痛的雙眼。父子二人,應該算是這個山上數百工人的代表跟縮影吧。

  我喜歡這部片子的原因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導演發掘了這些工人平凡的生活,讓觀者看到,盡快環境惡劣,但他們卻有自己的生存和娛樂方式——斌斌用手機放著當年的神曲,哼唱著愛情的曲調;工友之間談論娶妻之不易;給瞎了半只眼的鳥滴眼藥水,結果鳥竟在箱子里撞斷了脖子,最后讓家養大肥貓叼走享用;最有生活趣味的,是老王時常搖擺起婀娜的舞步,在喝酒劃拳的夜晚伴著電音舞曲在昏暗的燈光下搖身扭臀,在工地外的空地上走起貓步……人是活的,再辛苦的日子也需要有調劑,導演把血肉賦予了片中人物,這是很加分的。

  我不想在這里操持社會問題、環境破壞的腔調,其實,通過片子的鏡頭,除了這些應該得到糾正的,我更多看到了作為一個人,他如果在羅布泊的山巒之間,展示生存之道。

  《造云的山》影評(三):放映和之后的討論

  逃逸:音樂是灰色的世界中唯一的逃逸線,兒子想要怎樣的生活?賺錢就好了,他欲望著絕大多數人欲望的東西,他們是社會的底層,和頂層一樣是看不見的階層,只好看著中層而向往之,向往的是看這部電影的絕大多數人的生活,而他所能看到的就是音樂(影片所表現出來的),逃逸,逃逸,飛向想象中的生活,春天里,我也可以像汪峰一樣慨嘆這自己的人生經歷還能搞國際,可事實是他甚至連這首歌也唱不好,只能唱的和龐麥郎一樣,于是一起看電影的人開始笑,這種笑大概還沒一種恰當的稱呼,是嘲笑?不,要政治正確,是會心一笑?并沒什么心,是刻奇吧,這個時候就應該笑,就像見到爆炸發型的“殺馬特”一樣,應該笑,這大概就是社會的正確,優越的笑,是對他者的笑,你傷害了我,卻一笑而過。如果說什么是中層階級的庸俗品味,就是毫無共情心,只知道跪舔的某種唯一崇高的意識形態。

  父親的欲望就是養好孩子再賭完自己的錢,這是巴塔耶的“耗費”抑或是被現代性變成“行尸走肉”,我無法確定,可是他在鏡頭前是多么快活,絲毫不像一個被沉重工作和賭癮所拖累的人,他是否是表演,是否是自我審查,是否是真的快樂或者幸福,我是沒能力知道,我只知道這樣會更符合社會機器的運作。資本主義比奴隸制和地主制高就高在給人以希望,讓人以為命運在自己手中,聽一聽以前的故事,那時更苦啊,還好我們有帕累托,要么窮人們怎么能吃上白面饃呢?這一袋袋灰白的石棉昭告著和黑暗的煤礦的永別,是幸福的未來,實際上卻是現代性的幻覺,而現代性的車輪是無情的,不因喜歡白色而告別黑色,不會因為你快活而不碾壓你,這些都是它車輪下的鬼,是血玉樹的養料。而他們又都是幸運的,因為導演在后續的聯系中,得到了欣慰的消息,我們終于可以放心地繼續該干嘛干嘛了,又是一次現代性的美好結局,最終大家都過上了幸福美滿的日子。人們更喜歡漫天灰的工作環境,你看他多開心,人們更喜歡500ml一瓶的可樂,要不來個無知之幕吧。

  刻奇之刻奇:如今的社會已經不存在苦難了,主持人說:”我們應當拋棄刻板印象,他們也有自己的快樂哦?!蔽也喚肫鸚⊙г詼琳呱峽吹降穆匏賾胩Ы喂さ墓適?,羅素想,抬轎工們其實也很快樂的,我不禁恍然大悟,真TM不要臉。勞動最光榮,得到勞動果實的才最光榮,馬克思是萬惡之源,馬克思告訴你,你得了腦臀分離癥,你也配姓趙?這個時代一種新的刻奇取代了舊的刻奇,祛魅是失敗了,我們制造了更加隱蔽的迷魅,紀錄片也是超真實的,只不過告訴了我們另一個他者的故事。

  女性與權力:我們從中看到的女性不足以稱為女性,末日般的場景、繁重的勞動和與世隔絕的生活,讓她們都成為了機器,是勞動機器,只有在夜班里放著一首苦情歌時,才得以逃逸,逃逸到內心的情感中。這部片子中沒有女性,也沒有性,那本色情雜志一晃而過,只剩下殘缺不全的男性意識。而同時缺失的權力關系,我一直以為出場的全是工人,后來導演說談論結婚價錢的兩人是工頭,不過也要下地工作。父子之間的權力運作也是平淡如水。難道這么多人混雜的勞動機器里真是和諧社會?

  然而在討論中,這種缺失竟然被有的人稱為隱忍,我就又想到另一部也是紀錄工人生活的片子《鐵西區》,權力與欲望的展現是非常清晰的。所以人類學式的紀錄片究竟應該是怎樣的?是要探索表象之后的權力和欲望?還是以巴贊式的長鏡頭做文獻記錄?這兩個問題其實也是人類學田野調查的爭論問題,而其后更大的問題是如何保證記錄的不是他者?或者說,又是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兩條線路的爭論的衍生物。

  然而另一個問題是:導演拍了部紀錄片,但不想是部人類學紀錄片,只是一部單純的紀錄片,那我們還能用人類學視角去看它嗎?可惜的是,永遠沒有這種脫離語境的單純,總是在語言中被結構和被解構。所以好的作品應當是在結構中發現不了缺憾,或是在解構中發現了新的空缺。

  最后,我們也只能在轄域化和解轄域化,層化和去層化,條紋空間和光滑空間之間來回擺蕩,看著現代性越走越高,高到仰著脖子也看不見了,才能看到它踩著的是無數人的身體,但又或許在這一天到來前,真實界已經不復存在,反正我們的莊稼是從超市里長出來的。

  《造云的山》影評(四):山起白云

  這是一個模糊了生存和生活的界限的故事,甚至,它不算故事。

  開了礦的山,放牧者帶著牛羊遠去,看不見綠草如茵,看不見青山碧空,山天一色,皆是灰白。

  斌斌從高中輟學,城里打工領少量的薪水卻受盡委屈,于是來到老父工作的石棉礦里,當上了工人,今天五十袋,明天一百袋,一袋五塊錢,都是汗水,都是風起時眼眶紅起來忍不住的淚。

  天亮起來,看不見陽光的,只是天光照得亮石棉篩子了,就起來工作,吃簡單的餐食,做單純重復的體力工作,除了偶然對疲乏的抱怨之外,幾無它想,這或許是,現代生活里,無限接近于生存的一種生活形式。他們要生存,生存需要金錢,對于他們而言,金錢欲望是一種直接而樸素的欲望,支撐著他們度過日復一日的辛苦。

  我竟然覺得好欽佩,也可悲?;蠐幸惶?,我們眼前的相對優渥的生活消失了,心中裝滿了那么多復雜東西的我們,或許并拿不出這種樸素欲望里的力量去面對。而他們,則或許也會永遠都看不到另外一種生活是何面目。

  鏡頭一轉,摻入了一些有意思的畫面。

  給鳥兒滴眼藥水,下雨時飲酒跳舞……似乎不再是苦大仇深的情感基調了。似乎他們總是有自己的方式去營造自己的生活,變得豐富起來。

  忽然心中有一種豪氣,或許所謂生命存于生活中,固有的只是一種參差的狀態,悲喜都是自己給的,我們唯有觸碰。

  《造云的山》影評(五):人流天地外,山色有無中

  熒屏如同一張簾幕,雙擊文件之后,簾幕緩緩拉開,呈現在觀眾眼前的就是另外一個世界。

  而紀錄片的獨特之處在于,它呈現的世界是真實存在的;無論如何把關、立意、剪輯、敘述,這種從現實中剝離出來的時空,往往使得入情入境的觀眾恍然如夢、覺而悵然。

  所謂悵然,對于我是每次觀影例行的感嘆,無論面對何種題材、色調或風格,常覺倏忽一致的放空和沉重感。而這部《造云的山》,因為內容本身的壓抑,帶來的更是悵然若失的觀影體驗。討論環節中,我和同學一語不發;一別于以往的凱凱而談,她跟我講說面對這部片子都不想說話?;厙奘液?,舍友各自端坐沉默不語,我自然而然地打開電腦,裝作要寫什么東西的樣子。

  今天是驚蟄日,“一聲驚雷萬物蘇”,空氣沉悶已久、陽光放肆卻并不溫暖,等待的雷聲到現在還沒有出現。

  這更多是出于儀式感的期待,與此同時,雷雨相繼,我推測自己此時保有的期待,還有另外一層意味。假如來一場雨,我希望它會澆淋在另外一片時空,澆淋在影片拍攝地、這片開采石棉的造云之山。似乎一場雨、哪怕是破春的微茫陣雨,也能夠撲滅粉塵一樣。雨還有一個功能是逼停片中那些看似粗制濫造、破久失修的大型器械,如此,開采和生產工作無法進行,工人可得片刻的休息。

  以我旁觀者的心態為之揣度,這些工人置身塵霧之中、歷經繁重工作的日常,必是壓抑倦怠的心思。難得的空隙,他們說笑、猜拳、聽曲、玩手機、講電話、在狹窄的走廊和昏暗的燈光下跳舞,有人解釋為是人樂天知命、努力向上的本能,我卻認為,這只是倉促的、廉價的、自我蒙蔽的、對高壓工作和輪回命運的暫時遺忘罷了。影片從頭至尾的灰色調,并非導演刻意為之。粉塵、廢氣繚繞成云,以至于小鳥失明甚至喪命;經過開采的礦區幾無植被,鏡頭捕捉到的一株黃花,后來也枯萎了。這些工人穿戴形同擺設的棉質衣物,相當于赤裸地置身其中。

  他們可以戲謔、可以無視、可以選擇性遺忘,他們卻難以擺脫這種命運。他們也有可能壓根未曾思索過這個問題。夫妻、父子、鄉鄰組團從事此類危及身體健康的工作,即便酬勞不低,又豈能長久呢?而如果不這樣,對于他們又有何可擇優的選擇?觀念、視野、習性、能力,最關鍵還是因為地域和出身,造就了他們的生存狀態。

  以上是對于影片拍攝對象——從事石棉廠工作的工人,順著思緒的閑言碎語。對于工廠,譬如廢料處理、工人?;さ確矯嫻鬧畎懵┒?;對于石棉,譬如這是怎樣一種物質、是否有被開采的必要性;對于社會大環境,譬如不同人的出路、人與自然的關系等,還有太多可以絮叨的話題。 那被粉塵刺激得猩紅的眼,那超載后搖搖欲墜、步履闌珊的貨車, 那滿目瘡痍、死氣沉沉的云山……充斥全片的枯竭意味,如我等麻木不仁者,也心有觸動。但是,就像我那位同學的疑問,討論這些又有什么意義呢?我們觀看這些,有什么作用、能改變什么嗎?

  如果沒有,包括拍攝、觀影、討論,以及我此刻的書寫,豈不都將淪于自娛自樂的消遣。私以為答案不是這樣的;就從傳播的角度說,這些動作匯聚起來,想必還是能夠推動很多事情的改變和進展。

  ……

  夜已深沉,犬吠于窗外,春雷猶未起,還是洗洗睡吧。